美國海軍的F/A-18戰鬥機從“喬治·布什”號航母上起飛,隨身碟空襲伊拉克。(資料圖)
  中國日報網8月11日電(信蓮)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8月9日報道,哪種情況更糟糕:絕望地活著?還是眼睜睜地抗癌食物看著別人因缺水斷糧而死去?
  這是一個無法回答的問題。而且,我microSD們也很難弄清楚成千上萬的雅茲迪(Yazidi)人近幾周所經歷的事情。他們為逃避“伊拉克和大敘利亞伊斯蘭國”(ISIS)武裝分子而進入伊拉克北部偏遠、崎嶇、荒涼的山區。
  其中一名叫塔里克(Tariq)的雅茲迪人告訴CNN記者:“我親眼看到他們拿人的屍mSATA體喂狗。這不是危機。這是一場災難。”
  雅茲迪人——由庫爾德人(Kurd買屋s)的後裔以及古老的前伊斯蘭宗教追隨者組成——人數不多但是很抱團兒。
  他們中有些人現在或遭圍困或受到攻擊,這些不願屈服皈依伊斯蘭教的人現在是ISIS的目標。其他一些人,像塔里克,最近幾天設法找到了幾處避難所,但仍為找尋找生存所需的資源而擔憂。
  無論在哪裡、做什麼,雅茲迪人都沒有安全感、保障和自由。
  他們肯定不會獃在家裡。
  雅茲迪人已經陷入困境,他們為躲避ISIS藏在山裡。
  “我們山窮水盡了”
  8月3日上午9點,在家鄉Tal Benat-Sinjar,33歲的塔里克的噩夢開始了。當時,他和其他人陸續接到了來自鄰近村莊的電話,告訴他們“Daish”(在阿拉伯語中是“ISIS”的意思)在他們的家門口。
  給他們選項很簡單。第一:留下來,皈依伊斯蘭教,成為ISIS組織的一員。第二:冒著死亡或被監禁的危險留下來,塔里克說他知道在一個一男三女和四個孩子組成的家庭里發生了什麼。第三:逃跑,抱著能夠找到可以安全生活的地方的希望,或者至少能夠自由遠離ISIS的掌控。
  超過300個雅茲迪家庭——包括塔里克一家——選擇了第三個選項。
  他們的第一個避難所是一個被遺棄的小村莊廢墟。村莊以前是用來放牧牛羊的,村莊旁邊是一個水泥廠。
  ISIS的信差在那裡追上他們,並下達了最後通牒:到第二天中午的時候,要麼皈依伊斯蘭教,要麼死。
  塔里克和他的鄰居們又踏上了逃亡的旅程,這一次他們爬上了辛加爾山脈(Mount Sinjar)。他們沿著一條崎嶇的山路爬到了距離荒涼的山頂5公里(約3英里)的地方。
  數以百計的雅茲迪人(包括許多老人和孩子)相互扶持。但是,除了逃出來時身上的衣服和手中的麵包之外,他們幾乎一無所有。
  ISIS激進分子截斷了所有上山的路,不給他們任何補充補給的機會。
  塔里克回憶道:“有一次,我們15人共用1.5加侖(約5.7升)水。我們山窮水盡了。”
  “人們因饑餓而倒下”
  雅茲迪人不是被ISIS士兵殺死了,就是死在了他們的圍困之下。
  被困在山頂上,在高溫天氣中不吃不喝,塔里克80歲的父親在兩天后去世了。
  他父親並不是唯一一個死去的人。塔里克說,死亡人數在500到1000人之間,其中一些人從被珍愛的人一瞬間變成了餓狗的食物。
  他告訴CNN記者:“我看到人們餓倒在地。”
  塔里克至少還活著。庫爾德工人黨(Kurdistan Workers Party)——也稱為PKK戰士(美國國務院認定其恐怖組織,雖然他們現在將ISIS視為共同的敵人)——能夠打破圍困,這樣子庫爾德工人黨戰士和其他雅茲迪人便可以安全逃脫了。
  隨後的旅程中,他們穿越了伊拉克北部部分地區,越過邊境進入敘利亞,最終回到了伊拉克。他們的最後一站——到現在為止——是多克省(Dhok)的一個村莊,塔里克將其描述為“在無名之地的中央。”
  不過,即便他現在是安全的,危險也仍未消除。
  首先,ISIS組織沒有撤退。8月9日,美國軍方表示,在辛加爾山脈附近武裝分子“不加區別地攻擊”雅茲迪人,美國因此對其發起了空襲。
  ISIS的攻擊並不是導致雅茲迪人的生命處於危險之中的唯一原因。成千上萬的雅茲迪人沒有食物或水,尤其是處在伊拉克炎熱的夏天之中。
  塔里克說:“超過2萬個家庭仍被困在山上更偏遠的地區。”
  “如果沒有人為他們及時送去食物和水,他們將面臨死亡。”
   
     (原標題:伊拉克雅茲迪族幸存者憶逃亡之旅 遭ISIS死亡威脅 - 中文國際 - 中國日報網)
創作者介紹

清潔服務

un75unjot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